<i id='0jo8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0jo8'><em id='0jo8'></em><td id='0jo8'><div id='0jo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jo8'><big id='0jo8'><big id='0jo8'></big><legend id='0jo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0jo8'><div id='0jo8'><ins id='0jo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0jo8'><strong id='0jo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0jo8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0jo8'></dl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0jo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0jo8'></span>

        1. <tr id='0jo8'><strong id='0jo8'></strong><small id='0jo8'></small><button id='0jo8'></button><li id='0jo8'><noscript id='0jo8'><big id='0jo8'></big><dt id='0jo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jo8'><table id='0jo8'><blockquote id='0jo8'><tbody id='0jo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jo8'></u><kbd id='0jo8'><kbd id='0jo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謝av首頁謝收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0

            我人生中最急中生智的一刻,可能是6歲那年夏天的一個深夜。那天我又在鄰居楊麗麗傢看瞭一晚上電視。先是楊麗麗困瞭上床睡覺去瞭,後來是她妹妹楊萍萍上床睡覺去瞭,再後來楊爸爸、楊媽媽、楊奶奶全困瞭上床睡覺去瞭。隻有我,6歲的鄰居小朋友,還死皮賴臉地坐在他們傢客廳的小板凳上,在黑暗中看著一閃一閃的屏幕,目不轉睛地看完瞭一個又一個節目,直到電視都困瞭,深夜的屏幕上猝不及防地打出四個大字:謝謝收看。

            我隻好戀戀不舍地回傢去瞭,一邊鉆進被窩一邊意猶未盡地回味著電視屏幕上的一切。這時候爸爸問我:“你在楊麗麗傢都看瞭什麼電視啊?”我思緒翻滾,但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看瞭些什麼,於是腦子裡靈光一閃,鄭重地告訴爸爸:“謝謝收看。”

            之後就是我的初中時代,那大約是我一生中最蒼老北大女生包麗去世的時期。那時候,為瞭傳說中金燦燦的未來,我學會瞭“存天理、滅人欲”這個變態哲學,這一哲學最重大的表現就是不看電視。每天晚上吃完飯,我像個機器人一樣,啪,開始看書做習題。啪啪啪,做完瞭一切習題之後心滿意足地睡去。在這個過程中,另一個房間裡《昨夜星辰》《星星知我心》《笑傲江湖》《六個夢》等經典電視劇卻在如泣如訴地上演。

            上大學以後住宿舍,聽電視都不可能瞭。其間電視上發生瞭些什麼,我也不大清楚。隻是每年寒暑假回去,要是不小心看到武打劇裡一個高人一掌把一座大山給劈瞭個窟窿,武媚娘傳奇未刪減版我就接近崩潰瞭。什麼啊,不就是個“武林至尊”的地位嗎,這麼多年瞭,這麼多電視劇,這麼多演員,還沒分出高下啊。

            到2000年年末,在紐約一個小公寓裡再打開電視時,我悲哀地發現,我已經不愛看電視瞭。外國的電視劇和中國的一樣不好看。美劇分為午間的和晚間的兩類。午間的就是美式瓊瑤劇——總有一個男青年的爸爸不是他親爸爸,總有一個女青年在不該懷孕的時候懷孕瞭,總有一個好人聽信瞭壞人的讒言,總有一個壞人最後變成好人。晚間的電視劇就是美式武打劇——破案。當然瞭美國無接觸格鬥賽,美式破案劇比中式武打劇還是稍微人道一點,基本上沒有考驗神經的“號啕”片段。中國的電視劇,無論武打劇、傢庭劇、破案劇、歷史劇,都有陣發性號啕防不勝防地出現,真是“屋漏偏逢連夜雨”,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。不過,情愛網站美劇在這奧拉星方面又走向另一個極端。美式破案劇裡,基本上人人都胸有成竹、面無表情、語氣冰冷,那些辦案人員似乎人人都見識過大世面,看到一具慘死的屍體,就像看到一塊石頭一樣無動於衷。

            讓我恢復對電視愛好的,是發現瞭各類情景喜劇和脫口秀。我之所以喜愛情重返泡沫時代景喜劇和脫口秀,是因為其中的對話特別聰明,那小機智、小幽默,那線路,那速度,那弧旋,那扣殺,比乒乓球決賽還好看。

            到瞭英國之後,我驚恐地發現,英國人的電視節目裡幾乎沒有情景喜劇和脫口秀。而英國的電視劇真不好看,既沒有中國式波瀾壯闊的號啕,也沒有美國式胸有成竹的緊湊。他們也有一兩個類似脫口秀的節目,一群喜劇演員聚在一起損政治傢、電影明星、體育明星。那些殘酷的笑話,明顯賣弄的成分超過瞭娛樂的成分,所以我不愛看。如果說美式幽默是幫觀眾抓癢,英式幽默則如一把匕首飛過來,躲得過算你命大,躲不過算你倒黴。

            英國的電視節目相對好看的是紀錄片和時政新聞,比如panorama。就是通過這個紀錄片系列,我瞭解到日本的貧困階層有多窮,蘇丹的近況,聯合國的腐敗……時政新聞的好看之處在於,任何一個問題,主持人都會請正反兩方表達意見,但是英國的國內政治,大多是雞毛蒜皮的爭執,正方反方似乎都是無聊方。

            出國時間長,對國內與時俱進的電視業發展已經無法追蹤瞭。每年回傢,發現號啕的還在號啕,劈大山的還在劈大山。韓劇仍然是女主角在第8集打瞭一個噴嚏,到瞭第80集才抽出紙巾來。

            在美國的時候,我認識一堆傢裡沒有電視的人。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,就是很有文化。他們很清高,而美食供應商電視則是很低俗的東西,為瞭避免被低俗文化污染,英國G基站遭縱火他們毅然決然地放棄瞭電視。對此我很困惑:一、他們傢來客人又沒話說的時候,他們的目光都往哪裡投放呢?二、在他們懷疑人生的時候,通過什麼方式來找到更倒黴的人,從而重新樹立生活的信心呢?三、如果他們傢裡有孩子,他們怎樣讓正在哭鬧的、滿地打滾的小朋友迅速恢復安靜呢?啊,小朋友多麼熱愛看電視,至少有一個小朋友曾經如此。很多年前的那個夏夜,她仰望著那個閃閃發光的小盒子,堅持把所有的電視節目看瞭個底朝天,看到“謝謝收看”為止。她後來成瞭一個沒有故鄉的人,但是當時,她坐在小板凳上,美好的世界從那個小盒子向她奔湧而去,她眼裡裝著全世界的驚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