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2t84r'><strong id='2t84r'></strong><small id='2t84r'></small><button id='2t84r'></button><li id='2t84r'><noscript id='2t84r'><big id='2t84r'></big><dt id='2t84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t84r'><table id='2t84r'><blockquote id='2t84r'><tbody id='2t84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t84r'></u><kbd id='2t84r'><kbd id='2t84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2t84r'><strong id='2t84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2t84r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t84r'><em id='2t84r'></em><td id='2t84r'><div id='2t84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t84r'><big id='2t84r'><big id='2t84r'></big><legend id='2t84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2t84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2t84r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2t84r'></dl>
        1. <ins id='2t84r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2t84r'><div id='2t84r'><ins id='2t84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金蟬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從前,山下有個普陀寺,這年一場洪災,淹瞭寺廟的山門,僧人們無處藏身,都去投靠其他廟門瞭。洪水退去後,偌大的寺院裡隻剩下老方丈和一個無處可去的小和尚。

              望著破爛不堪的廟堂,小和尚一籌莫展,老方丈寬慰道:“不慌,咱這廟裡還有樣寶貝。”說完拿出一個金蟬,這蟬兒拇指般大小,金頭金翅,身子像瑪瑙一般閃著五彩的光,煞是好看。小和尚這才破涕為笑:“把這金蟬賣瞭換成銀子,咱們就可以修繕廟宇,讓香火再度興旺起來!”

              於是,一老一少帶著金蟬來到山下,找瞭一個臨街的客棧住下。白天小和尚出去化緣,老方丈就在客棧門口一坐,把金蟬擺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叫賣。金蟬擺出大約一個月,一天,一個大腹便便的富商路過此地,立即被金蟬吸引住瞭。此人叫趙大年,財大氣粗,傢裡珍藏瞭不少寶貝,可這隻金蟬太特別瞭,拿起來竟然能感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,瞬間便撫平瞭他心裡的浮躁……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卷起袖子,要和老方丈談價。老方丈並不理會,他用一根木棍在地上劃拉瞭一串數字,趙大年看清價錢,說:“便宜點,這金蟬我要瞭!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慢吞吞地說:“一千二百三十兩零六錢銀子,少一文也不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耐著性子說:“大師,這世間哪有一錘子買賣,這樣吧,我給你個整數,一千兩,如果你願意出手,明日就到天順大酒樓來找我。”說完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沒有去找趙大年,每天照舊坐在店門口賣金蟬。三天後,又來瞭一個買金蟬的人,那人很有誠意,把價碼提高到一千二百兩,可老方丈很執拗,隻一句“金蟬不二價”,就把那人給打發瞭。

              不料一個時辰後,此人又回來瞭,再次出價到一千二百三十兩,大傢以為老方丈這回不會再堅持瞭,沒想到老方丈還是直搖腦袋。那人哭笑不得地說:“你賣這麼貴的物件,還差六錢銀子嗎?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收回金蟬,道:“施主,老衲是個和尚,不是商人,施主要是真愛此寶,請再拿六錢銀子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人說:“實話告訴你,我也是替人辦事,這六錢銀子雖然不多,可我也做不瞭主!”大傢頓時猜測到,這人一定是趙大年打發來的,想來人傢也不差那六錢銀子,就想置口氣唄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天起,再也不見有人來問價瞭,連店主都沉不住氣瞭,忍不住勸老方丈:“咱們這裡是窮鄉僻壤,難得碰到一個買得起金蟬的主,何況你們師徒二人要吃飯、住店,天天都得花錢,你不如主動去找那姓趙的談談,他這種財大氣粗的人就是好個面子,你就當這六錢銀子賣給他個面子嘛!”

              不料老方丈眼皮一耷拉,說:“施主請不要多管閑事,我徒弟出去化緣瞭,他一回來,我就把這幾天欠的房錢如數還上。”店傢一聽,這老和尚不知好歹,一生氣再也不勸他瞭。

              傍晚時分,小和尚化緣回來瞭,誰知他剛進門,就與一個住店的紅臉漢子撞瞭個滿懷,那人胸前也不知抱瞭個什麼東西,隻聽“嘩啦”一聲脆響,一些碎片掉落下來。那紅臉漢子立即扯住小和尚,說他撞壞瞭自己傢傳的玉器,非要他賠銀子不可。小和尚嚇得面無血色,趕緊回去找師傅商量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知道這是趙大年設的一個圈套,無非是想逼自己就范,可他現在別無他法,隻能去找趙大年,把金蟬賣給他。不料,老方丈接過銀子一看,發現隻有一千兩,便說:“施主,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佯裝不懂地問道:“我隻答應過出一千兩銀子,如今一分不少地兌現瞭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無言以對,正要離開,小和尚趕緊作揖道:“施主,請您發發慈悲,我師父算出修繕寺廟的費用,剛好是一千二百三十兩零六錢的銀子,多一文無用,少一文不夠啊!”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聽瞭“嘿嘿”一笑,心想:這老和尚真能吹,寺廟還沒修,他怎麼知道花多少錢?便忍不住譏諷道:“修繕寺廟是一筆大數目,預算上有百十兩的出入很正常,可要想算得一文不差,除非是神仙!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嘆道:“出傢人不打誑語,你要不信,可願和老衲打這個賭嗎?”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一聽,脾氣上來瞭:“打就打,你不夠的銀子我給你墊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笑道:“那你不怕老衲還不上你的銀子嗎?”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說:“不怕,寺廟修好瞭,有香火錢可以收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個月後,寺廟修繕一新,一結賬,正好是一千二百二十五兩,趙大年聽瞭報價,暗自心驚,沒想到數字和老方丈的預算竟如此接近,不過接近是接近,並沒有像老方丈說的一文不差啊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小和尚跑過來告訴他,香案上的木魚被水泡得裂開瞭口子,還要再添十隻新的。趙大年找來木匠一問,做十隻木魚的工錢和料錢恰好是五兩六錢銀子!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驚得半晌合不攏嘴,他連忙去見老方丈。此時老方丈正在禪房裡打盹,趙大年是個粗人,不管不顧地叫嚷道:“您真是神仙哎!神仙,那墊付的銀子我不要瞭,我隻想請您給我算算,我這輩子能活多大歲數,能賺到多少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老方丈微微睜開眼,忽然聲如洪鐘地說:“趙大年,我不知你能活多久,此生還有多少福可以享,我隻知道,洪災之時你趁機抬高米價,賺得一千二百三十兩零六錢的黑心錢,如今已一分不少地吐瞭出來,以後若再幹這種投機取巧的勾當,定會折減陽壽,殃及子孫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這番話,老方丈便入定在那裡,一動也不動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和尚上前一試鼻息,頓時大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小和尚不知道,上次洪水半夜襲來,老方丈年老體衰,當晚就已油盡燈枯,隻因心中惦念著廟裡的眾僧,才一息尚存,用最後一點餘力完成瞭寺廟的修繕。

              趙大年見小和尚正虎視眈眈地望著自己,哪還敢久留,他戰戰兢兢地從懷裡掏出那隻金蟬,遞給小和尚,說瞭句“小人慚愧”,便灰溜溜地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和尚捧著金蟬,心中五味雜陳,當初師父拿出這件寶物時,他心中還犯過疑,以為師父私吞瞭大量香客的捐贈,現在他忽然想到,師父的法號不就是金蟬子嗎?莫非這金蟬是師父的魂魄所化?就在這時,那金蟬忽然動瞭一下,小和尚以為自己眼花瞭,再仔細看時,那金蟬竟然彈瞭彈翅膀,“吱”的一聲飛出瞭窗外……

              見此情景,小和尚開心地笑瞭。

              此後他時常聽到窗外的蟬鳴,好像在跟他一同頌經禮佛……